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满园春色
满园春色
广西桂林有条维江,四季如春,沿岸风景幽雅,江水环绕而曲折。江南岸有一座雄伟壮丽的苍龙山,它由大大
小小的三个山峰组成。在山脚下有一个古镇,是一个远近闻名的镇子。

古镇方圆十里之遥,四周由高大而古老的城墙围绕着,东西南北各有城门一处。白日里四门洞开,人来人往;
到了夜晚,大门紧闭。城内南北东西,各两条大街,街道繁华兴隆,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的,酒馆、茶社、旅店、
妓院,小商小贩,星罗棋佈,拥满了整个的街道。医病卖药的、打把式卖艺的、给人看手相的,五花八门,应有尽
有,妓女们也个个花枝招展,乳波臀浪,淫声浪语。

古镇的首富是叶府的老爷叶福,全镇上下,大部份的人都是靠给他打工吃饭的,是在镇上跺脚乱颤,说一不二
的实权人物;而且他还是一个武林高手。而他那五位太太在没嫁给他以前,在江湖上也是数得上的好手。

古镇上另一个比较有权势的是叶府隔壁的王府,但靠的不是钱和权,而是他们的医术。但王府医病救人比较怪,
因为王府的老爷都过世得早,所以主要是王府的四个太太们给人看病。

这样王府就定了一些比较特别的规定:男人得病了,只能在王府开的坐诊的地方看,看完就走人,自己到药房
抓药;而女人就可以直接进府,在府上看病,费用也很低。但对於孕妇又多规定了一条:如果需要王府来接生的,
她们不会出诊,所以一定要在生小孩子的头三个月到小孩子出生后的三个月内,就住在府上不能回家。因为在这半
年时间在传统上是不能行房的,而且如果住在王府上,费用也很低,也容易保证母子平安,所以那些做丈夫也都十
分乐意。

叶府和王府的关系一直很好,而且叶府的大小姐也嫁给了王府的大少爷,两家算是亲家了,所以古镇上的人都
对王府十分尊敬。

叶福有五个妻妾,虽然给他生了八个孩子,但都是女儿。灰心之余,就过继了一个男孩,起名叫叶开。每天由
他和几个太太教他武功,但对叶开的身事几个人谁也不提,对外也只是说是叶福在路上拾的一个孤儿。

叶开不仅相貌英俊,而且十分聪明,什么东西一教就会,又十分听话。深得叶福和他五个妻妾的喜欢。在他十
六岁那年叶福还专门给他一个庭院,安排了两个叫小兰和小莲的丫鬟服侍他。

因为叶福经常行走江湖,不在家。他的五位太太,就每人收了三个徒弟,各自传授武功,隔半年比一次武,看
谁的徒弟的功夫最好。

在叶开十八岁那年,叶府发生了两件大事。先是他的大姐夫,也就是隔壁王府的王少爷,突得重病死了;接着
叶福被仇人暗算也去世了。因为叶福是一脉单传,无兄弟,府上的事就由大太太接手管理。

叶福虽然认了叶开做儿子,但叶开到底是外人,所以五位夫人一商量决定把和他一般大的二姑娘叶秋嫁给他。

事情虽然定了下来,但老爷刚去世没多久,就没有叫他们马上结婚。但大家知道这件事后就常常开他们俩的玩
笑,而叶开也就经常约叶秋到后山上幽会。



一天下午,叶开又约叶秋到后山上玩。他们正又说又笑地在山路上走着,突然,路边的小树林里传出一个女人
的呻吟声,他俩一听好奇的停了下来,一起走了过去。拨开树枝偷偷地望过去,一看之下,两人本能的起了一种异
样的感觉,眼光也被吸引住了。

只见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两人浑身一丝不挂,脱得精光,男的正趴在女的身上,浑身使劲,一上一下、忽左忽
右的推动着;女的把两脚交叉在男的腰上,屁股用力地往上抬。

叶开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合处,只见随着阴茎的抽插,那红红的阴唇也一掀一合的迎送着,那白白的屁股中间
一条鸿沟,流满了淫水,一阵一阵的,像小河般流得地上这一块,那一块,「噗滋、噗滋」肉与肉的撞击声,和这
那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呻吟声,构成了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。

这时,叶开觉的一个人向他怀里靠过来,一看是叶秋,只见她满脸通红,胸前扑扑直跳,而眼睛却没有离开那
交战的场面。叶开把她抱在怀里,手抚摸着她的身体,吻着她的耳髻颊粉。渐渐地她的身体瘫软了,叶开连忙抱住
她,慢慢地退出了树村,飞快地来到他们经常幽会的一个小山洞里,把叶秋放在地上的草堆上。

只见叶秋春心汤漾、气息短促的倒在草堆上,一双微红的美目痴视着叶开。那眼神深含着渴望、幻想,胸前起
伏不定,双峰一高一低地颤动着。

叶开歪到在她的身边,给了她一个甜蜜的长吻,叶秋此时也热情如火,双手紧紧地抱住叶开,伸出舌头到他的
嘴里。叶开在叶秋的紧紧拥抱下,禁不住伸出双手,握住她的那对大奶子,又揉又捏。

「嗯……好弟弟,我好难过,好热呀!」叶秋一边扭动着身子,一边娇媚的说着。

「姐,把衣服脱掉好吗?」

「嗯!」叶秋点点头,默许了。

叶开如奉旨般,迅速替她脱下衣服、褪掉内衣,赤裸的玉体,瞬时横阵在眼前。洁白而透红,细腻的皮肤,无
一点瑕庇可寻;结实而玲珑的玉乳,在胸前起伏不定;均衡而有曲线的身体,滑溜溜的小腹,修长而浑圆的大腿,
真是天上的杰作;阴部似个馒头高凸,黑细的阴毛中,微微露出的阴唇红嘟嘟的,就像婴儿似的张着小嘴,一开一
合,还流着淫水呢!看得叶开眼里射淫光,虎视眈眈的望着那可爱的地方。

「弟弟,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嘛!」叶秋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叶开恍然大悟,飞快地脱掉衣服,把她抱在怀里,吸吮着她那鲜红的乳头,右手伸到那神秘的阴户上抚摸着。
这时叶秋的淫水更像缺堤的江水,直往外流。

叶开伸出中指,顺着淫水,慢慢地往里插,插进一点时,叶秋突然皱着眉头叫道:「啊……慢点弟弟,有点痛。」

叶开赶紧按兵不动,但手指被她的阴道紧紧夹住,四壁软软的十分舒服。这样过了一会,叶秋感到阴道里面痒
痒的很难过,便把屁股向上抬起,嘴里叫道:「好弟弟,里面痒痒的,你轻轻地插进去。」

叶开一见马上将手指又往里插,还不时的抽出,在她的阴核上揉捏一阵。一下子,叶秋的淫水流得更多了,她
忍不住伸出手来,一下子抓住了叶开的阴茎,一抓之下,那原有七寸长的阴茎,刹时更加暴胀,龟头一颤一颤的,
像是要冲出重围似的,把握不住。

「啊!弟弟你的那个这么大,我怕!」叶秋有畏惧的说。

「好姐姐,不要怕,我会慢慢的弄,你放心好了!」叶开急忙安慰她。

在她的玉手的拨弄下,叶开更是觉得欲火冲天,浑身水熟熟的。他本能的抽出手来,将叶秋平放在草堆上,分
开她的两腿,用手扶着阴茎,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地慢慢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。

「好弟弟,慢点,有点痛!」叶秋略感疼痛,用手握住阴茎,娇声的说道。叶开只好将炽热的龟头抵在洞口,
一面深吻香唇,紧吮香舌;一面用手不停的揉摸着乳房和乳头。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,叶秋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,
终於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,娇喘呼呼道:「好弟弟,你可以慢慢的弄了。」

说话间,她挪动双腿,阴胯随着张得更开了,并挺起臀部迎接着龟头。叶开知道她芳心大动,便微微一用力,
龟头就着淫水挺了进去,「啊!痛死我了!」叶秋叫道。

此时,叶开也感到有一个东西挡在龟头前面,根据原来他偷偷看的一书禁书上写的,他知道是处女膜。但又见
叶秋头冒冷汗,眼睛紧闭,便只好按兵不动,用右手抓住阴茎,让龟头不停的轻轻抽动着;而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,
一面轻轻的揉捏着,一面轻声问道:「好姐姐,现在觉得如何?还痛不痛了。」

「弟弟,就这样,等一会再插,姐姐还有点痛,但里面却痒得难受!」

又过了一会,叶秋的又腿开始乱动,时而缩并,时而挺直,时而张开;同时也挺起屁股,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。
叶开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,就慢慢地抽出阴茎,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捻动。一下子,叶秋的淫心狂动,屁股连
连挺迎,娇喘的说道:「弟弟,姐姐现在不痛了,里面很难受,痒痒的,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!」

叶开瞅准时机,就当她咬紧牙关、屁股往上挺的刹那,叶开猛的吸一口气,阴茎怒胀,屁股一沉,顺着湿润的
阴道,猛然插入,「滋」的一声,冲破了处女膜,七寸多长的阴茎,全根尽没,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洞口。

叶秋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,全身颤抖,几乎张口叫了出来,却被叶开用嘴封住了。想是她痛极了,双手不住的
推拒,上身也左右摆动,叶开见她痛得历害,也只得伏身不动,而整根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夹住,十分舒服。

他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,叶秋的阵痛也过去了,随着而来的是,阴道里开始痒了,十分难受,便轻声说道:「
好弟弟!现在好些了,你可以慢慢的玩了,只是要轻些,姐姐怕受不了。」

叶开很听话的把阴茎慢慢地抽出,又缓缓地插入。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,叶秋的淫水又涌了出来,她娇喘微微,
显得淫狂快活。

叶开见她苦尽甘来,春情荡漾,媚态迷人,更加欲火如炽,抱紧娇躯,耸动着屁股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
下猛,不停地狂插。

只插的叶秋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娇声的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,姐姐好舒服啊!啊……你真会干……
美……美死我了!啊……你顶到……你姐的花心了……啊,我美死了!」

叶秋一阵抽搐,只觉得叶开那粗大的肉棍,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道里,不停地抽动着,触到了花心,像似
要插进子宫里似的。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,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,娇脸上春潮四溢,香唇娇喘吁吁。

叶开听着叶秋那淫声浪语的叫床声,更为卖力的抽插着,双手也移到她那高耸着的乳峰上,用力地揉捏着。在
这样的双面夹功下,叶秋更加欲仙欲死了,嘴里大声地呻吟着。

随着叶秋的呻吟声,只见她浑身颤抖着,阴穴里一阵收缩,一股火热的阴精喷射在叶开的龟头上,手和腿也都
瘫软下来,同时娇喘吁吁道:「啊……宝贝,我不行了,姐……姐上天了!」

叶开的龟头被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,心神一动,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心头,猛然打了个寒颤,一股精液
也射了出去。

「啊……舒服死了!」叶秋媚眼一闭,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。他们第一次尝到人生乐趣,真是神魂颠到了,飘
然欲仙。两人射精后,都感到很累,但仍然不愿分开。

叶开抱着叶秋,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。这时,因为阴茎的抽出,叶秋蓬门洞开,那淫水合着阴精、
阳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来,把她的双腿间和地上弄湿了一片。叶秋一看有血流出来,害怕道:「你看看,刚才那么
用力干我,现在流血了,怎么办?」

叶开听后笑着说道:「小笨妞,你是黄花闺女,第一次当然是要见红的。不要怕!我刚才不用力干你,你会这
么爽?怎么样,再来一次吧!」说着,他的手又向她的阴户摸去。

「不了,」叶秋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:「天晚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明天中午吃完饭,我们再来好不好?不过,
这草堆躺起来不舒服,明天你先来带点东西把它铺好,我陪妈说会话就来,好不好?」

叶开一看也只好同意了,两人起身穿好衣服,高高兴兴的下了山。【完】